文化动态  

  首 页  

  公告通知  

  廉政文化  

  工程介绍  

  县支中心  

  电子资源  

  图片中心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物博览 >> 碑刻·摩崖题刻 >> 信息浏览
 
[碑刻] 重要碑刻集录一

Gxgc.Lxts.Net   2011/6/14    县文联供稿

   (一)江西进贤县沈初学案碑

江两学政臣□□□跪奏,为审明违例冒考以肃功令事,窃臣于十一月初日到任后,有进贤县草生饶昌期、黎德馨、甘林栋、张运川等覆控生员焦模泰系进贤县典史衙门皂役焦清之子,违例冒考等情。臣随查前卷焦模泰于乾隆五十八年六月经前□□臣沈初考取入学。生等于是年七月因学政沈初途过县境,具控前情。当即以皆生等敢于县府查考之时,恐有挟嫌讹诈未情事,即将该生等斥革,发提调究讯,咨部除名在案。臣据前情即饬南昌府知府□□□阿严提□□。兹据该府详称,焦模泰之父业经病故,其充当皂役查得证佐。许元供称,焦清于三十四年充进贤县典史衙门皂役,与伊共事,并有该役请领公食领状可据。虽据称出继他叔,充县户书发茂为子,其为皂役生之子□□无疑。原告饶昌期等止以有学校起见,实无挟嫌讹诈等因,前未查例载,娼、优、隶、卒等以本身谪派为断。其子孙虽经出继为人后者,终系下贱嫡派,未便混行收考。兹据该府详拟焦模泰照违制例斥革,杖一百;焦发茂听其继子考试,照不应重律,杖八十,革役认保。庠生章应星虽不知情,但并未确切查明行保送,应一律斥革,并照不应重律,杖八十。折责落原告生员饶昌期,黎德馨,武生田为栋,张运川系非禀保,并于入学校呈控,实无讹诈情事,均请复还衣顶,除今照例通详外,至该学训导齐涣业经病故,教谕周猷于焦模泰入学后,并未确查申详;并庠生滥保无觉察,相应请旨勒令体致,所有失察收考之县恭候敕部查议施行,伏乞皇上睿鉴,谨奏。奉旨,此案饶昌期等控告焦模泰系皂役之子,不应入学。沈初即恐饶昌期有挟嫌索诈情节,亦应将两造一并斥革究讯方为公允。□□初于该生具控时未经审讯,即将原告斥革,而于该被告冒考之焦模泰转置不问。今据审明,焦模泰实系皂役之子,实行斥革。饶昌期等并无挟嫌讹诈情事,开复衣顶,是沈初办理此事,不免意存袒护,着交部一并分别议处,钦此,嘉庆月初一日。

都察院谨题为查议,事该臣等议得准,吏部咨称,内阁抄出江西学政,臣邹炳泰奏前事等因一折,奉旨,此案饶昌期控告焦模泰系皂役之子,不应入学。沈初即恐饶昌期等有挟嫌索诈情节,亦应将两造一并斥革究讯方为公允。

沈初于该生具控时未经审讯,即将原告斥革,而于被告冒考之焦模泰转置不问。今据审明,焦模泰实系皂役之子,应行斥革。饶昌期等并无挟嫌讹诈情事,开复衣顶,是沈初办理此事不允意存袒护,着交部一并分别议处,拆并发,钦此。钦遵送到臣衙门,除应议府县应听吏部查取职名再行办理外,查此案饶昌期控告焦模泰系皂役之子,不应入学。前任学政沈初并未讯向确实,辄将原告饶昌期等斥革,转置焦模泰于不问,不免意存迥护,应行处议。应将前任江西学政吏部左侍郎沈初意存迥护,降二级调用,例降二级调用。无庸查级议抵任内有载职留任,无级可降,相应革任。谨题请旨。奉旨,侍郎沈初在江西学政任内于皂役之子焦模泰违例混考入学,经饶昌期等告发,并不究讯确实,辄将原告斥革,转置焦模泰于不问,意存袒庇,非寻常失于查察可比,本应照部议革任。姑念其尚无受贿听嘱情弊,沈初着加恩仍侍郎之任,其革任之案仍注册,至该侍郎身任学校,于此等违例冒考之案,并不秉公查办,未便令其坐享丰廉,着将江西学政任内三年所得养廉照数缴出,用示惩儆,以为各省为学政者戒。

嘉庆元年三月初五日

广西直隶州通学举贡生员同立

注:碑存文庙碑廊,无碑名,青石,半园碑额,额无纹饰,无文字,碑身亦无纹饰,局部石花致个别文字不清。余均保存完好。碑20行,行90字不等,碑通高178cm,宽70厘米

 

)永杜冒滥碑

署广西直隶州正堂詹补分府加三级记录六次官为通行事,乾隆五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奉督学院李宪牌内开乾隆五十八年七月十五日准礼部札开仪制司案呈,据前任湖南学政张咨呈称,据宝庆府详、新华县详,仵作一役与皂隶溅役不同其孙应准考详请批示等情到院,查仵作子孙应否考试例无明文令。该县声称应准考试,而各庠生以其亦系衙门役之人,且役色迁改不常,往往有禁卒皂快改充仵作者,亦有仵作仍兼禁卒诸役者,不能无混冒之弊,以此怀疑不敢具结,是否当,若何办理之处,相应咨呈查照示复等因,前未查例载,现衙门应役之人冒应童试,严查重治。其皂隶马快,小马禁卒子孙有蒙混捐纳者,俱照例斥革等语。今湖南学政将仵作子孙应否考试之处请示到部,查仵作一项系衙门应役之人与皂快等役异实同,既据该学政声称各廪 生以其系衙门应役之人,且役色迁改不常,往往有禁卒皂快改充仵作者,亦有仵作仍兼禁卒诸役者,不能保无混冒之弊,以此怀疑不敢具结,自是实在情形,应一概不准考试,以杜冒滥,仍责成各该廪 生如有变异名色,隐匿冒考者,听各该庠生查明检举,其地方官勒令廪 生认保及廪生扶同保结者,一律照例治罪。复湖南学政,并通行各学政转饬各属,一体遵照办理,外相应答知该学政也等因,到院准此,合就檄行。为此,牌仰该办官吏,即便转饬所属该县及儒学一体遵照办理毋违等因,奉此合就檄行;为此牌仰该州县儒学攒一体遵照办理毋违,须至牌者

右牌仰州县儒学准此

乾隆五十九年三月上瀚  谷旦

广西州弥勒县师宗县三学廪生  同立

(图:文庙永杜冒滥碑

注:碑存文庙碑廊,青石质,半圆碑额,额刻云纹,额中部阴刻永杜冒滥四字,碑身无纹饰,碑一断为三,现经修复。碑通高167厘米,宽66厘米;碑额高44厘米,宽85厘米。碑文系清乾隆五十八年宝庆等县一学案请示及处理意见,对研究清代学制具有较高史料价值。

 

)有明云南省广西府阿庐洞记之碑

嘉靖庚子孟夏,余来守是邦。闻城西五六里有仙洞,欲驰行。仆夫以水深草湿告,遂弗果。

越明年,春二月初,风和日暖,政暇休闲,命仆持炬往观之。遥见山石粗蠢,容貌秀倩,其中必无是取者。及至大洞口,有太湖石当门,左右有廊,一连四隔,颇露其奇,行数十武,又有小洞口,止容一人匍匐而入,亦有太湖石当门。行数武,路甚狭窄,若人之咽喉然。再入则宽敞深遂,不辨东西南北也。行数武,下有雕栏一周,又数武,上有彩云一段。俄而左有大伞盖一柄;俄而右有二女共炊。行数武,旁有宝塔一座。又数武,旁有狮、象、猿三兽,固无全形,皆显其首焉。行数武,悬石甚多,鸣哑各异。以石敲之,其声有如大鼓者,有如洪钟者,有如琴筑者,冬冬隐隐,足以耸人听闻。行数武,岩泉滴有灯盏,圆深可爱,又数武,有擎天玉柱,高三丈许,身披锦绣,挺然特立,直抵岩顶。真天下奇观也!行数武,有水田一段,牛眠共内。再进,有瑶床一张,若施帐幔者。再进,有佛龛一座,詹结栋,虽工于画者不能摹写其妙焉。行数武,左边直下有水,其深莫测矣。闻其中有透明鱼,涨甚则溢出。凡此特指其中最著者也。

至于上则层峦倒挂,呈奇而献巧;下则群峰叠起,斗丽以夸妍,千态万状,莫非天造地设之景象。神仙养道于斯,所谓“洞里乾隆大,壶中日月长”者是已。

其山外无秀气,而内孕瑰奇,其殆为盛德若愚,深藏若虚者耶!前太守湘潭贺公勋诗云:“云散芙蓉露玉颠,四时花木尽争妍。烟霞古洞苍苔合,仙境分明不浪传。”江西朱公继祖诗云:“雾霭空白石尖,曾闻仙子洞中潜。公余有客同清赏,久坐能清六月炎。”万安郭公集礼诗云:“误入太阴宫里行,恍然飞渡到沧瀛,春游白昼如长夜,延赏浑忘宠辱惊。三公俱咏其意而已。噫!山中之藏奇绝为此,惜无以表彰之。予因悉焉,以见其胜。

山左犹有二洞,亦可观。韩文公有云:“每见山之奇异,窃怪造物者不为之于中州,而列是遐荒,徒劳无以售其技。或曰:“以慰夫贤而辱于此者,文公未为信。

嘉靖二十年知广西府事交城解一经撰。

越三百有六十有二年补镌阿庐洞记书后勒铭

洞天八十有一,皆以天名洞,阿庐则洞而非天,故道书未录。明嘉靖间,岁辛丑,交城解公一经知府事时,犹未改直隶州也。公有游记载志乘,未寿诸石,盖阙如也。

膺自同治癸酉,计偕入都,直农曹二十余年。改官来滇,除此州,中间权知开化郡。光绪甲辰岁,如莅本任。乙已春,游斯洞,景物奇观洵为斯记。乃补书勒碑,题铭于其后曰:

有形之形目所,林峦竦峭皆见之。

有声之声耳弗,风湍搏击恒如斯。

形寓无形声陆离,包罗万象动植飞。

声出无声警顽痴,叩鸣万籁金革丝。

我籀解公阿庐记,秉烛游历不吾欺。

神工鬼斧谁凿空?石钟天鼓隐喧

知白守黑雄守雌,阿庐是为天下溪。

尸居渊然道之微,收视返听悟龙雷。

猗嗟世途多险贱,用晦而明行母违。

猗嗟人心怀祸胎,极深研几安毋危。

守雌守黑是邪非,阿庐阿庐吾其师。

我镌公记垂箴规。

是铭也,本记中盛德若愚,深藏若虚。老氏之,推而广诸,外无形声,中有形声。无形而形,其行弥真。无声而声,其声愈宏。阿其雌邪,庐其黑邪?洞有河流,伏而起邪!河有明鱼,微而喜邪!是谓玄牝,道所寄耶!将自惕邪,将牖世邪!解公可作,山灵有知,以为然邪!否邪!余不寻而知矣。噫!

光绪三十一年龙集旃蒙大荒骆。

广西州牧在任知府湘右黄膺麓泉氏志

命儿子鼐书丹勒石

(图:有明云南省广西府阿庐洞记之碑

注:阿庐洞记之碑原立于阿庐洞前洞口,今在洞口外建碑亭贻之。碑青石,方形,无纹饰。碑头篆有明云南省广西府阿庐洞记之碑等字。碑通高1.64,宽1,厚0.15。碑文为明嘉靖二十年广西府(泸西)知府解一经撰,清光绪三十一年广西州(泸西)牧黄膺志命儿子黄鼐书丹勒石。碑文楷书18行,行40字不等,计689余字。碑文后附书后勒铭一篇,为黄膺撰,计12行,行40字不等,计450余字,碑文与《广西府志》载阿庐仙洞记略有出入。此碑李根源《云南金石目略初稿》有著录。碑有人将光绪三十一年妄改凿为五十一年,余保存完好。

 

)捐资嘉惠士林碑记

钦加御同署广西直隶州正堂即补军民府加三级记录六次张署理广西直隶州正堂即补军民府加三级记录六次黄 给示勒石以张义举而垂久远事,案据举人张世熙、李沛泽;武举张儒林、张福林、李斐然;贡生熊映桂、赵永清、周执中、芮长龄、陈映昌、张润川、王开甲、唐家相、李增、王发元、陈运泰、汪翰恩、戴思履、殷开中、芮际华、杨文林、赵清藜、杨绍震;文生熊家,熊昌义、杨瑞玉、张儒珍、王凤昌、斐汝梅;武生周培常、康兆甲;监生周培纲、萧逢恩、知州谢文锦等呈称,窃为化民成俗,非学校无以主其规,兴贤育材,非名宦不能举其事。兹有记名提督、前署贵州安义镇总兵吴永安,立心公正,秉性忠良,当年之灭寇平滇,之捐廉兴学,更留骏业于峰。数十年俗敝民凋,舍之规模渐圯,五千金法良意美,书院之培植,维殷广置学田,连阡陌者龙鳞可接,旋成义举。沐膏泽者蛾术同修,维(下脱数字)入妥安排,计租粒之所收,石盈二百,恐天年之有欠,食鲜余仅约略以相筹,凭丰以为用,岁延山长,悉备束修,月课生童、兼资膏火入泮,则代完公礼,均占文武两庠,读(下脱数字)天小二院五百里南耒乡试,按名给以卷金,一万里北上,公车计程,加以饮赆,拟仲淹义庄之设何多让焉。比阳城爱碣之遗洵无矣。由此文风大振,泰运宏开,秋高而听(以下脱数字)而观鱼跃。浪涌桃花。鹏变化于天池,飞腾于艺苑。转见鹤山挺秀,联升词之班。并教龙岭争辉,倍显将军之略,英豪继起,被嘉蕙于千秋;簪笏迭兴,衍芒薇于成代。特(下脱字若干)难周至功德之久,而就湮律基业之散而莫考。是以购置田产、传之遗文,议定章程,注之清册,恳祈文星转祥,以便咨部立案。前经附奏,已荷宠纶。兹值先成,合当登履。倘(下脱数字)恩旨,用勒贞珉,庶使延陵厚泽,随泸水以长流,总镇丰功与秀山而并峙,则学校毕甚,恳乞详咨等情到案。

查此案光绪七年经前往主详奉,督部堂刘批,据庠阅悉。记名提督吴永安,慨捎银两,以为重建学生及乡会试资之费,洵为地方善举,深堪嘉尚,候行云南布班司核议详办。仍候抚部院批示缴。又奉抚部院杜批、据庠,现署贵州安义镇吴镇捐银五千两,以为重建学校,宾兴各费,洵属有裨士林,好义可嘉,自应奉请奖励,以照善举。惟银曾否经该牧验收,为何分别充用,目原否月议叙,抑仰照例请奖。禀内均未查议,声叙无凭核办,仰布政司会同善后局查明分晰,饬道另逮具详办理母延,切切!仍候督部堂会于光绪七年元月二十六日会同督部堂刘由驿具奏。记名提督吴永安捐助书院义学膏火束修银五千两,卖置公产,招佃征租。每年所收租谷,院完粮外,修食存储,即有公房不准挪移亏拆。至所买产业及开支章程,另行选册送部立案,请饬建坊,以示奖励一片。今于光绪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准,兵部火票递回原片后开军机大臣,奉旨着照所请该部知道,钦此钦遵在案。后奉督学院卢批;查滇省兵燹之后,学校未能振兴,书院率多废驰,即经本院檄查,饬属举办在案。兹该州绅士吴总镇,乃能独肩其任,捐银至五千两之多,似上嘉蕙士林,洵属一时盛举,该举贡生监等呈请备给示等情,为经外起见,极应如呈办理,除批准并饬令仍将收存,实在银数及议定一切章程,详细开折送案听奏,分别核咨等各因。奉此,窃培育学校,嘉蕙士林其功已不可没。况夫垂久远,分润两庠,捐钜金而独成美举,曷可湮没不彰。既奉谕旨宪批,自应遵照办理。合行晓谕。为此,仰州不官绅士吏一体知悉,务即抄录全案,勒石刊碑,以示耒兹,而鼓士气,本州有厚望焉。各宜凛道勿违!特示。

光绪十三年季秋月中浣合郡绅耆  同立

 

)广西州文庙学田碑记

署理云南广西直隶州正堂即补军民府加三级记录六次朱为

给示勒石以垂久远事,昨据州属绅耆等禀,称前经吴静堂军门捐银五千两,交给绅等广置田亩,以为宾兴红案之资。即今已次弟购买,均各书契投税,银产彼此两清,且各安佃认租,每年照章上纳,第恐人心不古,时事变迁,此项公租难保不被其废,请示勒石,俾得历久不磨。

本州查此项产业为数既多,必须垂示耒兹,方是以流传不朽,合行即示勒石。为此示仰各村寨,各佃户,承种此业必须各秉天良,每届秋成,照章上纳,毋得私相抵佃,以及侵蚀隐瞒,倘有此等弊病,一经绅管查出,立将该佃户及所租之业另佃与人,所有买得茯村寨田亩若干,每年应上条粮若干,每佃户承种多少,认租若干,仰该绅管逐一勒石注明,以防将耒湮没,且免日后纷争。由此阅万石而常新,庶不负吴军门嘉惠士林之至意也,凛之遵之,切切毋违,特示。

所有田亩数目坐落价值逐一登明于后:

计开:

——杜买大水塘水田十一工,价银五十五两;

——杜买赵紫新营地基一片,价银十两;

——杜买余高沙地水田八工,价银三十二两五钱;

——杜买王泽大水塘水田四工,价银二十两;

——杜买周瑞贞摆依山水田八工价银四十两;

——杜买李杨氏红山哨水田二工,价银八两;

——杜买常天恩大水塘水田四工,价银二十两;

——杜买段沛大水塘水田十五工,价银七十五两;

——杜买杨自东上坝水田十四工,价银七十两;

——杜买吕成功大水塘田六工,价银二十五两五钱;

——杜买刘成有粑粑沟工六工,价银二十五两;

——杜买陈廷栋红山哨田六工,价银三十两;

——杜买余亮沙地水田二十工,价银四十八两;

——杜买段忠沙地水田工半,价银五两;

——杜买杨雨松窝臼水田十二工,价银五十两;

——杜买余闵翥沙地水田五工,价银十八两;

——杜买张殿泽青龙村水田六工,价银三十两;

——杜买罗胡元吉地水田二十四工半,价银一百零五两;

——杜买许自和粑粑沟水田十二工,价银五十五两;

——杜买杨佐周叔侄新庄水田四十一工,价银一百八十两;

——杜买杨连级新庄水田二十四工,价银九十两;

——杜买李占春沙地水田五十工,价银三百二十七两五钱;

——杜买周荣路口村水田十一工,价银四十八两;

——杜买吕成功大水塘水田二十八工,价银一百四十两;

——杜买许自顺红山哨水田四工,价银十五两;

——杜买向天成大水塘水田二十四工,价银一百二十两;

——杜买吕大水塘水田十二工,价银五十五两;

——杜买段沛叔侄路口村水田四十二工,价银一百六十两;

——杜买段芳桐沙地水田十四工,价银五十两;

——杜买王汝春吉地水田三十六工,价银一百三十两;

——杜买王汝春吉地水田十工,价银五十两;

——杜买余亮、余闵翥沙地水田十七工,价银八十三两五钱;

——杜买杨发奎山后水田十二工,价银六十两;

——杜买孔文红山哨水田十八工,价银六十两;

——杜买段忠沙地水田四工,价银十两;

——杜买徐长庚黄连地水田五十五工,价银一百六十两;

——杜买陈闵吉地水田十五工,价银五十两;

——杜买王正元次凹水旱水地二分,价银一百六十五两;

——杜买朱珍新村水田四丘,价银二十两;

——杜买黄发赤甸水田二十五工,价银九十三两;

——杜买高景龙河河水田五工,价银二十两;

——杜买傅绥先布缺寨庄内田八分,价银四百零六两;

——杜买方照沙地水田九工,国价银三十六两;

——杜买杨景方大水塘房基一项,价银二百六十两。

以上四十四柱共买水旱田地、房基共出杜价银三千四百七十两零五钱。

光绪十二年阳春月上浣  阁学同立

注:碑存泸西文庙碑廊,青石质、简单半圆碑额,额线刻变形为意纹,纹下阴刻楷书万古常新四字,碑身无纹饰,正文7行,行字不等;余为购买田项坐落共22行,四十四柱;以其租为文庙学童红案之资。碑通高135厘米,宽72厘米;额高40厘米,宽72厘米,保存完好,文字、图案清晰可辩。

 

6)修祀典碑记

惟高古今德侔天地,凡设学义郡邑,岁已春秋仲月上丁日行释奠礼,其骏奔在庙者,济济沧沧,极衣冠文物之盛,统修人纪也。泸西自明成化年间建学宫、崇祀典,迄今二百余年,人文蔚起,典礼无或缺焉。因丙辰岁地方不芜学租难于徵收,祭需无从措办,丁祭礼废于今。三年秋初,宪仍授余以牧民之责,辞不获己,权税州篆,见典礼久缺,不胜悚惶,追念王师表万世,理应先务其急,因与州绅筹度,恭修祭典,以翼移风易俗,奈祭需无出,皆有难色。适有进言者日自书旁午观助经费。入监之班不少,均从读圣贤书而来,俾其以祭捐资办理,定然拥跃,余法许可。该绅等先集州生车法、赵厚、李煜等倡首仪祭,凡入监者,均愿观光,无不乐从,得于本年秋垂举典礼。而衣冠文物之盛,不犹以明年祭矣之,四乡入监之士更必有可观者。但此乃一时权宜之计,未可援以为例,适承平后,学租可微口,诸绅担不得以祀事之视仍诱之于监生,使其偏累。余见礼典重兴,乐将始末勒石为记,随将入监士姓名垂也,激励士类,而维持风化云尔。是为记。

署广西直隶州知州吴淳鼎  薰沐敬

州学生买施化雨  薰沐敬 书

(题名五行计五十人略)

注:修礼典碑在泸西文庙碑廊,碑青石 、保存基本完好。吴淳鼎,字金山,清咸丰初任知州。同治三年迁文南知府,赴任途中在南盘江外遇劫杀全家死难,葬泸城西磨盘山。

 

)重修灵龟山广福寺碑记

偶滇南伊州儒士   

大明天顺戊寅十月二十日,予游于广西东偶,旧馆人曰:治东三里,有龙甸海,周围阅千余顷。海中有山,高四十余丈,形势若龟,因名曰:灵龟山。花木四时常馥,松竹岁晏犹森。水光荡漾,鱼鸟焉。南排吉双叠翠,北拥发果层恋。诚广西之胜概也。

洪武丙子(1396年)春,土官太守阿觉、冠带把事赵福海,请太华僧祖募缘,欲上建寺。觅以梓匠,斫其荆棘,焚其茅茨。平且硗之石为道,筑惟隗之士成基。不数月间,殿宇造成,额曰:广福禅寺。佛像刊备,招云水之僧主持香火。任是土流官员、士庶,每遇元旦,长至陡彼习仪,以祈圣寿。恭祈皇图安如磐石,悠久于万万年也。

其寺仅六十余载,风雨将颓,于是冠带把士越人美,同男本府照磨赵通,念祖父之诚,捐金修理。增建伽篮、祖师两殿;更起圣僧、香积二堂。檐角凸元,殿阁峥嵘,日映则金碧辉,风静则旌幢子不。岁遇仲春八日,村落夷民迓佛作会,或香花灯果之献,或金珠玉帛之酬。笙□□喧,以祈四时序而风雨时,五谷熟而人民育也。今乡民山有所观感,化缘请工,乏文彰□□□,请予往谒为记。热檀煮茗,游览盘桓,闻梵音之嘹亮,听钟鼓之铿锵。俾纤尘无染,使万虑咸忘,海阔洋,胜蓬莱之岛;松阴郁郁,即阆苑之吕。援笔于石座,有是府奉议大夫古渝合阳李同公滋谓予曰:愿赋其事,请勿固辞。

愚闻佛者,觉也。始于天竺,梦于汉明,其施主曰:悖其求之也。佛昔者,赵公先父初建正殿,人美与子通更为加修。不以鸠工而有悭,不以供给而有禅,其敬赵将上荣释之心至矣,备矣!今父子各登荣宦,再希以默相是方以何其盛哉!遂书为记。

信官  赵人美    同缘人  杨氏姐

把事             

同缘人赵氏妙姐  弟师宗  杨氏姐

土官               

赵景祥            赵文章

(以下题名漫漶不清,从略)

寓滇南伊明儒士    监撰

天顺二年仲冬月十有八日

注:重修广福寺碑存泸西城东广福寺原址。碑砂石质、碑脚风化漫漶、数字因此不存。半圆碑额,额高62厘米,宽76厘米,额刻浮雕云龙纹,龙多处被损,额中刻灵龟山广福寺六缘字。额下碑身四周刻回纹,碑通高206厘米,宽76厘米。文20行,行41字不等。字有风化,但清晰可辩。

碑文追记广福寺始建及增修概况,土官太守阿觉、冠带把事赵福海始建。查明、清土司通纂;昂普德为广西府首任土官知府,阿觉的其子,是为二代知府,觉传昂保,保传通,通传昂贵。广西府官吏冠带把事赵褐海,子赵人美,人美子赵通成化初年任广西府照磨,专司钱粮。可见士官昂氏与赵家世代具臣属关系。但是,成化十七年,因土官知府昂贵肆虐不法,被赵通起诉上告,至此广西府行政土归流。因碑涉这些历史人物,这些人物又与重大历史事件有关。因此,是碑有较重要历史文物价值。

 

)重修灵龟山广福寺碑

洁轩韦继苏      竹溪李钟秀  书丹

环泸城而为寺者,凡三十有余,或大或小,或远或近,棋布星落,殆不可以概论。然究其兴废成毁之由,皆因乎住持之得人与不得人耳。泸之东关外三里许,龙甸海中山突出,其形似龟,昔人以灵龟名之。仍前明洪武间太华山之补助初和尚所建。初建时殿堂无多,田产亦少,特一小刹耳。厥后名生叠出,殿堂日渐滋多,田产日渐增广。至我朝康熙间,号为泸西大刹。僧众之盛、斋具之饶,可知也。迨乾隆间,住持非人,恣情荡耗,奸邪乘间蚕食骚扰,寺之腴田,云散花飞,半为豪家所有。无怪高堂大厦、广殿崇楼,俱有队草楼烟之势。阖州绅耆,目击恣嗟,虑兹寺之将为丘虚也。适郎目山法裔晦居上人住持城东之关圣宫,举措施为皆中绳墨,咸欣慕之。于乾隆辛丑秋,请叶太公祖延师主席广福。师知缘在于期,遂任其事。任事后,随查近寺存田,翦芜垦荒,亲率徒价耕耨,手口瘁者,身心交瘁。不数年,铢积粟钮,不惟将前僧补欠偿完,且将前僧当出之田赎回大半。复查各庄亚佃,有隐匿借占夺田者,陆续呈请有司尽数追回。较之入院时增市斗谷五十余石。由是拮据经营,兴工动作,石崖崩溃,梁柱腐朽者,皆撤其弊陋,另培基址,更易良材而改造之。如乐山楼,神鉴殿、会云楼、神光楼、大转楼及宾馆、云橱属是也。从前未有而势当建立者,亦构良材而新建之。如大雄殿之丹墀、左右之钟鼓楼,昆卢阁右之三圣楼是也。梁栋欹斜、墙坦崩裂者,亦循其旧制而修饰之。如昆卢阁、法喜楼、大撤堂、经堂、影堂是也。有必须厚增地盘,高架屋宇,倒塌重建者,如有雄殿,伽篮殿,祖师殿是也。各殿堂之圣像残缺者,皆修补而庄严之。各殿堂之应有匾额处,皆请名人题出书悬挂之。丛林应有亡大小器用,皆择其精者而价买之。有美悉增,无坠不举,规模宏敞,金碧辉煌,洵泸西丛林之冠也。

嘉庆丙子春,寺工既迄,师之徒□□□等以余桧和广福寺之兴废,求为父以记之。余闻广福寺自祖切和尚斩棘后,不乏有功之僧。其名最著者惟名之,广泽、烟水、真玉、如通;康熙间之敦五、照睿、五知识而己。五知识后如晦师者,住持广福三十余年,计诸所为胜事数千金。仅已亥年倒堂重建大雄殿,伽蓝殿,祖师殿三处,募回功德银二百九十三两六钱,相,余皆从勤俭惕厉中来。如此功德,较夫五大知识若□□□□议者,得不谓中兴广福之钦!余喜广福之得中兴,而为大众劝曰:尔师于广福劳苦百端,艰辛万状,始克恢复,以善厥成。迄今垂老犹冰竞自矢,恐纤□□□□□□忧,其为尔后人计者,至深且远也。愿尔后人无负晦师中兴广福之意。根利者,力求教外别传之道,直出轮回生死之乡;根钝者,礼像诵经,持律作务,虽□□□□入圣要,亦不失为本色道人也。若不务进修而坐享之,则有负晦师之罪不小。因果缴然,甚可畏惧,能不为尔等寒心哉!(功德题名略)

嘉庆二十二年三月上沙瀚  吉旦

广福寺住持明映率门人徒暨合堂大众等同立

(门徒名略)

注:重修灵龟山广福寺碑存城东广福寺原址。青石质、局部风化破损,多数字迹清晰,半圆额,额高25厘米,宽95厘米;碑通高215厘米,宽95厘米。额线刻二光头仙童飞天阁,中篆灵龟山碑四字。碑文楷书,计17行,行65字,功德题名15行,行13人不等。

碑文详细记录寺庙庙产重在事件及维修经过,对研究泸西佛教及当时有关历史人物有重要历史资料价值,是当前泸西保存碑刻年代较早,让事较为详尽的记事碑,韦继苏泸西地方名士,嘉庆十四年恩贡,豪徒为业,晚年选马龙州学正。

 

)严禁盗伐树木保护丛林碑

广福寺住持遵奉宪示,严禁两山树木牲畜碑

兼置广西直隶州事,弥勒县正堂另三级记录六次黎为

严禁盗伐权木,保护丛林事,照得广福寺,乃泸郡古刹,龙脉由鹤岫重叠而来,结成龟灵。前立屏山,后有沧海,先年古人建殿塑佛,置产设僧,培蓄树株,原以观瞻而护风水,成为名山胜境,全赖 保护,勿使变异,迭更常新。

在嘉庆十八年内,曾经前州主锡出示,严禁纵放牲畜践踏、盗伐树株,折采花木,毁坏墙壁在案。兹据僧正俱禀,广福寺本山树木面前屏山附近,佛照村常有不法顽徒,纵放牲畜践踏,盗伐树株等情前来牵州当即批饬该僧正。查此究系何年月事主所施详细禀复,以凭示禁。复据僧正刷摹碑文呈,此山场系元统元年昂普德施入,其屏山连佛照村亦在四至之内等情。本州复查此二山树木,关系寺中风水龙脉,不许践踏。凡附近杜庄具宜保护,培成胜境。何容不法顽愚肆行扰害,殊属不成事体。除呈批示外,合亟给示,立石严禁。为此,示仰 广福寺主持明映以及汉夷军民,渔户人等知悉,自示之后,如有不法顽徒再行纵放牲畜、践踏山场,盗伐树株,以及赴寺游玩,折采花木,毁坏墙壁物件,该住持僧刻即指名禀报,以凭严舒惩究,决不稍宽。各宜禀遵勿违!特示。

道光三年九月初八日 

先示发广福寺僧晓谕

注:碑存广福寺,青石质、通高100厘米,宽52厘米。碑无额、无纹饰。碑头横行楷书遵示勒石阴刻四字。文18行,行32字。字迹清晰,保存完好。

碑文倡导爱护树木,保护环境,具现实教育意义。山场系元统元年昂普德施入,昂普德时为广西路土司,至洪武时归顺明朝,即为广西府第一任土官知府。据此,广福寺始建年代似应早于洪武丙子。

 

)重修桃笑阉大殿左耳劝捐功德序

桃笑庵,泸西名胜也。高阁耸立,上出重霄。茂林翳其旁,曲径绕其下。薜萝苍翠,石磴磋峨。登临之际,仙风飘飘,恍置身汉表。及乎绝顶,则见云烟缭绕,海水澄清,城池列为画图。村落联为屏障。原绉龙鳞之势:麦浪层翻,溪田飞鹭;羽之挥杨花乱舞。牧童奏笛于松平野,渔父持竿于小桥。纵目而观,万象在旁,洵可乐也。但山高寺古,神庙侧耳坍塌,不无缺陷之处。幸遇前州主毓松朱太公游览其间,睹此大殿左耳坍塌,墙屋倾圯,即兴善念,首倡义举,劝令士民竭力捐资,整顿丛林,以为钟事增华之助,士民等众体此意。

(功德题名略)

光绪十四年仲秋月初二

注:碑存泸西县城桃笑庵大殿侧。青石、右下角残,无额无纹饰。碑头刻重修碑记四字。碑通高116厘米,宽58厘米。文19行,行45字不等。文为画图,将桃笑庵景致挑耀然纸上,为不可多得之短文。历史人物朱毓松为原广西州(泸西)知州。

 


添加:2011/6/14   录入:lxtsg   人气:5634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络卡登记 | 县支中心 | 在线报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后台管理

 Copyright @ 2009-2019  泸西县图书馆  泸西文化信息资源网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浏览器


网站浏览: 『滇ICP备12006931号』 全国文化共享工程泸西县支中心